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颯翻選秀綜藝,大唐小祖宗掉馬了》-第九十九章 密謀讀書

颯翻選秀綜藝,大唐小祖宗掉馬了
小說推薦颯翻選秀綜藝,大唐小祖宗掉馬了飒翻选秀综艺,大唐小祖宗掉马了
投资人若有所思的翻着平板,随后摇了摇头。
“先不要发声,过几天再看看。”
导演心里面有些微词,可到底是大老板,他没说什么,只希望着节目开播前灵卉能洗白,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但灵卉平时在节目组里的表现和视频里的大相庭径。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只见大老板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随后满脸笑容的去接电话了,崔韫止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节目组这边会考虑除名的事情。
因此他也不找导演啰嗦,电话直接打到了投资人这里,崔韫止的身份,他自然是要卖面子。灵卉正在家里面和丁丽莉商量对策。
虽然一直都是丁丽莉在接电话,但她也在思考,背后到底是谁这么推波助澜,视频明显经过剪辑的,难道是王晨璐?
这么想好像也不可能,王晨璐怎么提前知道她会被打,正在灵卉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丁丽莉放下电话松了一口气。
“幸好有崔总在上面帮你挡着,本来节目组已经要把你除名了,但他亲自给那边的投资方打了电话,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了。”
灵卉有些意外,他怎么不告诉自己这件事情。
“我得出去一趟。”
丁丽莉疑惑的看着她。
“这外面不太平,你现在出去干什么啊?”
丁丽莉是怕她出去被黑粉认出来,毕竟现在她的粉丝数量众多,黑粉数量也多,灵卉熟练的戴上帽子和口罩。
出去吃个饭就回来,丁丽莉刚想问和谁,就见灵卉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出门以后灵卉就拨通了崔韫止的电话。
她其实很少有这么冲动的时候,但是听到自己的事情是崔韫止摆平的那一瞬间,她脑子里浮现的全都是崔韫止嘴硬心软的各种举动。
“崔总,出来一起吃个饭啊!”
崔韫止勾了勾唇角,他正在思考找什么借口把人给约出来,没想到自己就打电话过来了,可灵卉实在没想到。
自己吃个饭都能被偷拍发到网上说是私会金主,崔韫止接到艾文的电话后眉头紧蹙看着网上的言论。
“这件事情也怪我连累了你,我这就让公关部发澄清证明。”
灵卉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件事情谁都不怪,怪的是那些有心之人。
“反正黑料也不少,一个一个澄清还不知道要到多久,等过段时间网友们的兴趣消下去了就行了。”
崔韫止也冷静下来,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发声明,只怕会引起更多的网友攻击灵卉。
另一边病房里……看着正在买大量营销号的李欣瑶,于蔓儿心里面有些疑惑,她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帅,但不知道李欣瑶为什么要这样做。
“欣瑶,你就算说灵卉私会野男人也不能让她回家来呀,为什么要这么做?”
其实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灵卉,李欣瑶眼里面闪过一丝阴鹜。
“你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吗?他就是崔韫止,三栖影帝,手底下的娱乐公司多到数不过来,但是我跟他在一起了,你也不用费心思了。”
于蔓儿家境只能说是一般,他爸是个暴发户,就算是有了钱也不会做生意,家里面的公司也只能勉强周转,因此于父总想让自己的女儿去钓个金龟婿回来。
这样他们家就不愁吃喝了,还能帮助公司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面站稳脚跟,于蔓儿也怕自己失去荣华富贵的生活,一直在找富二代。
如果李欣瑶真的和这个影帝在一起了,那他身边的人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于蔓儿满脸欣喜的表情。
“欣瑶,还是你聪明,这样一来灵卉名声臭,配不上他,而你又善良温柔,他肯定会喜欢上你的。”
两人在这边计划的完整,网上却突然有人开始帮灵卉洗白,是灵卉的资深粉丝,她先是将灵卉打人的完整视频放出来。
迅速在网上掀起了巨大的风浪,谁也没想到王晨璐这个一向以清纯而示人的小花会说出那种恶毒的话来,网络上的舆论瞬间倒向。
王晨璐的微博下面早就被攻陷了,等到这件事情证据实锤以后,那位粉丝又放出了灵卉和崔韫止的正脸照。
【我家灵卉和老板出去吃个饭都是私会野男人,影帝的粉丝知道你们这么形容他吗?】
看似漫不经心的三言两语,却挑动了崔韫止粉丝的怒气,他们迅速找到那些说崔韫止是野男人的评论,开始血洗微博评论区。
这反转一个接一个来的太快,那些大放阙词的黑子们被啪啪打脸,因为崔韫止的粉丝和灵卉的粉丝战斗力太过彪悍,好多黑子要么被骂到关博,要么就给灵卉道歉。
给她道歉还专门成立了一个话题,里面全都是真心悔过的人。这件事情在娱乐圈罕见,甚至说以前从来没有过。
足足在热搜上挂了两天热度都不见降下来,丁丽莉也没想到灵卉还有这么硬核的粉丝,联合公司发了一则感谢声明,并开始依法追究那些造谣者。
这也算是杀鸡儆猴,比那些还没来得及出声的黑子一个警告,这些事情都不足以影响灵卉的心情,因为追梦人的第三次表演就要开始了。
她这边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进节目组了,这次表演由导师和选手合作,共同打造出一个舞台,以最好的表演方式呈现给观众。
不过每一组的导师都不一样,需要选手们先抽签分组,再由老师们抽签分配学生,灵卉站在一旁漫不经心的随手拿过号码牌。
棄妃不承歡 小說
下一秒就听见旁边的宋思雅说道。
“我是三组,还有谁是三组?”
灵卉慢吞吞地举起了手,没想到是和她一组,宋思雅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上次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脸都丢尽了。
心里面至今还对灵卉有隔阂,她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我真是倒霉,居然又和你一组。”
灵卉挑了挑眉头没说话,上次求着自己给她一小部分舞蹈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不过她向来懒得跟别人计较,把宋思雅的话当耳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