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笔趣-第105章:選人看書

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
小說推薦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携千亿物资空间重生,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
杨家新院一场小风波过去,各自回到各自的院子忙碌起来。
来丹州府的头一天,每个人忙得脚不沾地,用百废待兴来形容也不为过。
偌大的庄内,最缺的就是人手。
杨家里外现在都是福叔张罗,加上阿梅、阿兰也才三个人。
第二天,杨巧月找吕氏商量此事,眼下首要是给家里增加人手。
“此事确实着急,看福管家一大早就起来忙不停手,吃不消的。”吕氏自然没有反对,“你觉得添多少人手合适?”
“各房夫人肯定要有一个贴身伺候的,兰花和杨晨也该有自己的丫鬟,为以后找人家陪嫁作准备。梅兰秋我要单独用的,不算在家里的下人。母亲要重新找一个老练的嬷嬷帮忙。在丹州府娘肯定要应付很多场合。”
杨巧月细细说道。
吕氏见她已经考虑得这么细,有这么敏锐周全的女儿,她倒是做了个省心的娘。
“这么算,最少也要增加七八个人。”
杨巧月点点头:“差不多,娘要是觉得没问题,我便去安排了。”
“自然是没问题,你安排就好。增加这么多人,家里钱够吗?不够的话,娘这有,你都快给我五百两了。”吕氏说着就要拿钱。
“够的,家里是家里,您自己的体己钱可别拿来家用!”
吕氏笑着点点头。
杨巧月随后离开了东夕院,让管秋去找牙婆,需要一个干练的老嬷嬷,最好在官家伺候过的,还需要六个机灵的丫鬟,贴身伺候。
听到杨家要给大家增加贴身丫鬟,杨晨急忙跑到西落院找柳氏,吵闹着这次她一定要个贴身丫鬟,不然哪还有官家小姐的样,出门只会被人笑话。
柳氏正烦着呢,她这个侧房夫人不也没有自己的丫鬟伺候,以前从柳家陪嫁过来的在三年前离开京师时就遣散了。
她要是还掌家两个女儿肯定得有自己的丫鬟了,可惜她不是。
暗想杨巧月肯定要借此事羞辱她们母女……!
当天下午,牙婆便带了十几人上杨家,一套熟悉的流程,效率很快。
杨巧月把周氏、柳氏、家中两个女孩叫到前院,和她们说明家里增加人的事,借这次每房也添一两个丫鬟。
柳氏和杨晨脸上立即露出一抹不自然,小人之心。
异世界咨询公司
杨巧月扫了眼她们,肯定上一秒还在说她的坏话。
收回目光,淡淡说道:“好了,你们自己选吧。”
几人面面相觑,她们都没做过这事,不就随便选个人就行了吗?
杨巧月见她们没动,便先帮吕氏选个嬷嬷,这是关乎之后能不能帮母亲应对丹州府其他夫人的关键,她得亲自掌掌眼。
牙婆带来两个嬷嬷都十分沉稳,听牙婆介绍,两个都在官家伺候过,说得天花乱坠。
杨巧月随手拾起一根木枝扔到远处,“两位嬷嬷谁先把这个拿过来给我,我便给她一钱银子!”
其中一个皱起眉头,沉思片刻,才缓步走去,另外已经不顾一切跑过去捡了过来。
“大姑娘,给!老奴先捡回来的。”
杨巧月见她气喘吁吁,毫无城府,拿出一钱银子给她。
“辛苦你跑这一趟,这便当作辛苦费吧,你可以走了。”
后者接过银子,脸上刚浮现的笑容散去:“姑娘,这是为何,明明是我赢了!”
“我有说赢了的人留在杨家做事吗?”杨巧月见她还敢高声顶撞,声音加重几分,“你可以走了!”
“谁稀罕!”说完怒气冲冲离开。
杨巧月看向一直保持淡定的嬷嬷,问起她的称呼。
“大姑娘叫老奴苏嬷嬷就好。”苏嬷嬷回道。
“恩,以后便辛苦苏嬷嬷在东夕院伺候了。”
苏嬷嬷愣住,没想到还有人敢用她,她没有立即应下,反而说道:“大姑娘,老奴得罪了前首辅家张夫人才被东家赶出来的,此事当告知姑娘再决定。”
杨巧月见她坦诚相告,必定不是她的过错,随意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去找福叔,他会给你安排的,卖身契我从牙婆这赎下,放在我这。”
“谢谢大姑娘!”
苏嬷嬷得罪张府后没想到还能再遇到东家敢用她,单此一项就足以让她赴汤蹈火。
杨巧月再选两个老实的负责打扫院子和杂物的,便让其他人自己选。
周氏柳氏依着她们的眼缘选了两个年纪稍长的妇人,杨晨和杨兰花也按自己的心意选了合适的丫鬟,至于调教成什么样就是她们自己的事了。
经过几日休整,杨家终于有了五品官员府邸的模样。
家中诸事稳定下来,杨穆忠这日便和杨巧月说起,打算前往苏州府水师一事。
杨巧月看时节眼下已是仲秋,确实应该去了。再有几月到了冬月水寒,便难下水。
“好,四哥打算何时出发?”
“明日!”
秘蜜少女
“和二伯母说过了吗?”
杨穆忠微微点头:“说过了,母亲虽不舍但也同意了。”
“那便好,我让阿兰准备些吃食,你明日路上吃。”杨巧月说道。
看着守了自己三年的四哥,不禁有些惆怅,皮肤黝黑身材高大,不变的还是那憨厚的模样。
“母亲行事谨小慎微,在家要麻烦七妹多照看,穆义怕是也不会在家久待。”杨穆忠郑重说道。
杨巧月回过神,笑道:“那是我亲二伯母,四哥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你放心去好了。”
“恩,两个弟弟还在边境苦寒之地,我若有机会,会争取过去看他们的。”
“不用,四哥你安心在水师,做你自己想做的。两个哥哥那边,等家中事安排妥善,我会让五哥和恩恩陪我去一趟。”杨巧月说道。
杨穆忠虽然意外,但也不意外,七妹行事一向都有她的打算,便也没有劝她,苦寒之地辛苦的事,她心中肯定有数。
第二天,杨穆忠离家,大家送他到城门。
杨穆忠和大家告别,特地走到柳氏杨晨杨兰花面前,淡淡说道。
“九妹十妹,我们平日交流很少,临别之时,四哥想和你们说一句。”
三人面露疑惑,平日除过打招呼,确实没说过话。
只有杨兰花应道:“四哥请说。”
“若你们把月儿当长姐,她能舍下性命护你们一世,若你们把她当敌人,她也会利刃相对。要是她受伤,不管是谁,我们六个兄长绝不会放过任何人。”
说完,杨穆忠驾马远去。
三人愣住良久,直到杨穆忠走远才回过神。
谁都没想到平日憨厚老实的杨穆忠会说出这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