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 起點-第二百章 寬恕嫣然熱推

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
小說推薦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沈家嫡女退婚后,禁欲残王破戒了
二孙女儿心地狠毒,曾经因为不公,心生歹意,如今声名狼藉,难以补救。
“月儿谢谢祖母关心,妹妹也是一样的,待到月儿出嫁了,祖母可不能因为偏疼妹妹就忘了月儿呢。”
藥 神
地上的沈嫣然,眼底闪过一抹恶毒,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沈倾月,那将自己掳进房间里的黑衣人,定然是沈倾月派来的,否则自己如此完美的计划,为何会功亏一篑?
但是此刻求祖母和父亲放过自己,才是当务之急,她不得不假装感谢姐姐替她求情。
“姐姐,嫣然做了如此错事,险些害了你,你竟还不计前嫌替妹妹说话,都是妹妹的错,求姐姐原谅嫣然无知愚昧。”
她立刻跪着去求沈倾月原谅,眼含热泪,配上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令沈倾月忍住心底泛起的恶心。
上一世,她也是用这一副模样,骗了自己太多次,骗得自己好苦。
“嫣然,你快起来,姐姐定然好好求祖母和父亲,免去你受苦,日后你只要一心向善,你就还是姐姐的好妹妹,是忠勇侯府的嫡次女。”
她再一次提醒沈嫣然,无论如何,她都是嫡次女,不是嫡长女!
不知为何,沈嫣然十分在意嫡长女与嫡次女的区别,两者不都是嫡女吗?只是有了优秀的嫡长女,完全掩盖了沈嫣然的芳华。
果然,沈嫣然眼底闪过一抹极其不自然的表情,看起来和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大不相同,很快又掩饰了过去。
“嫣然谢过姐姐,只是祖母和父亲不会原谅嫣然了,嫣然做了这样的错事,让她们两个失望了,呜呜呜……”
她身上疼痛,浑身颤栗着,因为跪了太久,看起来如同大病缠身一般,也着实“可怜”。
“祖母,父亲,嫣然妹妹已经知道错了,还请你们开开恩,宽恕妹妹吧,妹妹今日遇见了这样多的事情,吃了苦头,已经对她狠狠惩罚了,若是上官家来提亲,妹妹还要准备嫁人呢。”
江氏心中无奈,很是后悔当初让儿媳回娘家,竟然在回来的途中生产,以至于孙女儿丢了十多年,若是在自己身边看着长大,不论如何也不会是这副性子。
“之卿,家丑不可外扬,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便将嫣然禁足吧,这件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没有教育好,唉……”
于是,沈之卿行了一礼,赞同母亲的决定。
“便依母亲的意思,就将嫣然禁足,我们先静观其变,看看上官家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当即,老太君和儿子决定了下来,沈倾月心中舒了一口气,事情从她重生醒来开始,一切变得都不一样了。
这一次,沈嫣然更是设计害自己不成,将她自己弄得身败名裂,成了一个残花败柳。
“妹妹,兰儿看护你不利,可到底也是你的侍女,不如你消消气给她一个机会,等母亲好了,让母亲再挑两个得力的侍女服侍你。”
沈嫣然要装好人,必然变得识大体,于是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将兰儿给留了下来,可是她心中的恨意已然算在了兰儿身上一部分,想着留下来也好,慢慢折磨给自己出气。
于是,沈嫣然被禁足,沈倾月出了珍珠阁,便向祖母请示去探望母亲,沈之卿询问了大夫,说是没有大问题,就是心气郁结受了刺激昏了过去。
煎几服药,好好休息便会痊愈,沈之卿放下心来,又因为府中下人人多口杂,便去安排下人不许乱嚼舌根。
沈倾月走向母亲的院子里,记忆中母亲因为跟祖母赌气,对自己衣服不关心的模样,一开始母亲是赌气,时间久了便真的对自己生分了。
而自己看起来是个温婉端庄的大家闺秀,实则骨子里带着几分倔脾气,她便逐渐疏远了母亲。
如今,这院子里竟然熟悉又陌生,令她心中有些酸涩。
撩开帘子,看到侍女端着药,却喂不进昏迷着的母亲口中,她立刻走过去,接过白芨手中的药碗。
“小姐,还是让奴婢来吧。”
白芨从小跟在夫人身边,将夫人当作自己唯一的亲人,十分忠心,夫人昏倒,她心中焦急万分,不亚于大小姐对夫人的紧张程度。
一脸凝重的沈倾月,并没有给白芨机会,这是自己的母亲,明明就在身边,却缺少了多年的母女感情,趁着为时未晚,她也想要多多尽孝。
“白芨,你去烧些开水,我一会要帮母亲擦擦脸和手,这里就交给我吧。”
大小姐的命令,白芨不得不遵从,于是福了福身,便退了下去。
沈倾月拿起勺子舀了一勺药,慢慢倒进母亲口中,有药汁顺着唇角流了下来,她便拿起手帕轻轻地给母亲拭去,动作十分细心温柔。
不知是杜玉莲喝进去的那点药汁起了作用,还是原本就要醒来的缘故,此刻她悠悠转醒,看到身边的女儿,她立刻开口。
“嫣然,你怎么来了?你不是……”
沈倾月心中闪过一抹疼痛,母亲第一反应就是嫣然在身边,而不是自己,看来两人还真是生分的厉害。
“母亲,您弄错了,女儿是月儿,妹妹她被禁足了,女儿已经替妹妹求情了,妹妹只需要禁足等到上官家提亲,等到风波过后就好了。”
“月儿,母亲的好女儿,我还以为你会怨妹,不愿意替她求情呢,这件事情也让你受委屈了,幸亏你平安无事。
嫣然她太糊涂了,你已经被皇上赐婚了,若是你的清白没有了,皇上雷霆之女,我们整个忠勇侯府都要遭殃,她竟然会犯下如此大错,如今害了她自己。”
一直以来最是心疼维护沈嫣然的母亲,如今也看得通透,不再一味偏袒,觉得自己对大女儿多有疏忽。
“月儿,从前是母亲没有重视你,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眼看就要嫁人了,母亲如今才想起来好好对你,不知道还晚不晚。”
“母亲,您一直是月儿的母亲,不论如何,月儿都不会怪你的,现在晚什么?月儿不是还好端端的陪在您身边?”